• 爸爸生病住院,下周一手术,请假中...

    希望一切都好。

  • 2009-09-24

    slippers... - [Iris Style]

    准备两双入秋要穿的地板拖鞋,在TB上搜到"狐狸喜喜"的Pumps拖鞋,买了两双(don't ask for link pls, I put shop name here)。上在上次HM的豹纹围巾大添信心之后开始买些豹纹的小东西,当然像KM那样大面积的穿豹纹还不到火候。豹纹到底是性感、不羁还是高贵时髦,材质>面料>款式,改天再来细说。回想一下,好象自己也曾买过不少豹纹东东,但现在总算能用上了。

    平均20块钱一双,绝对不伤地板。黑色的如舞蹈软底鞋一样是可弯折的软底;豹纹的鞋底稍微挺扩一点。

    被我穿了则像猫爪子...可以踢踏着当拖鞋,也可以做pumps,只不过做拖鞋有点不跟脚。

    黑色的则是宽口鞋,脚掌完全不受挤压。要是时装鞋的鞋头也做得如此“宽敞”,那么很多人就能省去拇外翻的折磨,自有一番笨拙美感。

  • 忘了说,第一天走去铁塔的路上看到一个法国老太,个头娇小,头发全银用黑色皮筋扎了个干净利索的马尾,一袭黑衣和黑框眼镜,挺直的腰板写满自信。这是我在巴黎唯一一张street style snap。巴黎女孩的确很漂亮,衣着低调姿态挺拔;不过看一个国家时尚指数几何并不是留意那些风华正茂的young lady,而是那些年过半百脸上布着皱纹经历半世坎坷的老太太。如果她们都能对穿着有独到见解,那她们的后代也一定不会差到哪去,又何况这几十年难得的太平。观光客和parisienne不必开口便很容易区别。

    去蒙马特高地那天有点小雨,不过只下了十来分钟。整个旅行中的十几天几乎都是艳阳高照,我和Clark的运气算很好了。不过那个地铁站出来的时候最好坐电梯,爬旋转楼梯爬到头晕。

    圣心教堂前的纪念品商店的东西很便宜,买了几张印刷画。教堂前的台阶上有位先生在弹竖琴,相当动听。

    圣母院登顶的队排得老长,等排到我也快被晒蔫了。巴黎早晚冷中午却又暴晒,这点跟北京倒很像。黑色帽衫是在Zurich的HM买的,实在冻得不行了。再看我的坐相,实在该改改弯腰驼背的毛病。

    快到傍晚去坐游船,本来还是个高兴的享受,可倒霉后面坐了一排美国妞,叽叽喳喳起来没完,吵到整条船都在听她们大说大笑,恨不得河对面都能听到,也不顾其他游客投来的异样目光。